檸檬砂糖/ Taiwan
同人緩慢運轉❤❤❤
龜速搬家。繁簡體都會有。
目前安定全職
找我請按下plurk!

【全職】周葉 此時此刻 01

〉懶得繁轉簡了O_o

〉也不算個腦洞,單純想打打

〉算⋯⋯中篇吧(啥

〉對話稱葉秋,句子寫的是葉修。


  葉秋退役的消息鬧得風風火火,無論是榮耀職業聯盟抑或榮耀遊戲視頻裡,都吵得一發不可收拾,有人疑惑有人好奇也有人難過,畢竟葉秋算是從初年榮耀興起時少數走到現今的大神人物,怎麼這退役消息如此臨時,可說比上屆張佳樂宣布退役還令人措手不及。

  「⋯⋯怎、麼⋯⋯會。」

   鮮少到輪迴交誼廳與其他選手一同觀看電視的周澤楷注意到一這則消息時,驚訝地猛地從椅子上起身。

  「怎麼了⋯⋯?小周。」號稱周澤楷翻譯機的江波濤發現周澤楷的動作,他轉過頭問道。

  「退役?」他眨了眨眼,簡短的口氣盡是無法置信。

  「是啊,真的很意外⋯⋯」

  職業選手的退役自然是有朝一日,無法避免,但看到一個號稱榮耀教科書的頂尖存在竟一夕之間毫無預警宣告退役,江波濤不免說得有些唏噓。

  葉秋的能力是否下降他是沒個底,當他入這行,成了職業選手,葉秋已經不再是連霸三冠王的頂尖存在,長江後浪推前浪,新興選手的出現,光芒炫目刺人,好比黃金一代好比身邊的周澤楷又好比一個即將接手一葉之秋的孫翔。

  「我、我要找⋯⋯」周澤楷沒說完就轉身快步離開交誼廳,江波濤感受到他的不對勁,連忙一把拉住周澤楷的手。

  「小周等等,你要去哪?」

  「我、我。」周澤楷欲言又止,此刻的他不知道該如何說明自己的心急。

  葉秋退役。

  他比誰都還來的驚訝⋯⋯

  明明已經不是像友情那般關係了,怎麼那人卻沒告訴自己一點有關這方面的訊息。

  「去H市。」

  「H市?你要去嘉世?」江波濤很快就將地點跟嘉世連接在一塊,並不知道周澤楷跟葉秋關係的他,很是疑惑。「怎麼突然要去嘉世?」

  「沒。」周澤楷使力抽回自己的手,撇過頭,似乎不想多談的樣子。

  「沒?」江波濤不是會主動追問的人,既然周澤楷沒有想講的意願,他也只好讓周澤楷做他想做的事。

  「好在明天是週日,練習量不重。」他拍了拍周澤楷的肩,軟化的語氣聽得默認。

  他相信周澤楷的舉動定有他的一番思考,練習什麼的,他也不會擔心,畢竟周澤楷也是隊長,心態上調整自不需要其他人來多說。

  「謝謝。」周澤楷點完頭,旋過身就趕緊先走回自己的房間,簡單收拾些行李,準備出發。

  十分鐘的時間,他很快就整理完行囊,搭上最近一班飛機,離開輪迴所在的S市。

  飛機上,周澤楷難得露出坐立難安的神情,他看著窗外海天一色的湛藍,腦中仍是對葉秋的退役感到混沌,恨不得路途時間能立即縮短,讓他能趕緊能踏上H市的土地,去找他心心念念的那人。

 

 

  初次見到葉修是在周澤楷出道的第五賽季上,輪迴與嘉世的比賽。身為榮耀粉,只是不常拿來說嘴的他是知道葉秋這號存在的,那天的主場比賽,許是頭次面臨正式循環賽的關係,臉頰沁了點汗,使鬢髮牢牢黏貼在肌膚上,他的神情看似一如往常的淡然,但實在不難看出眼底那份緊張。

  雖是如此,一槍穿云在周澤楷毫無多餘累贅的極富技巧操控下,仍是成功替輪迴拿下個人戰首戰勝利,而團體戰也戰得極為出色,就連替比賽說明的講解者都對他的初戰表示前途似景,路途定會璀璨光明意味。

  「神槍手啊⋯⋯」

  心裡吁了口氣,比賽結束,與隊友一同走下台的時候,他聽到某人帶點感嘆地這麼說著。

  「⋯⋯?」他轉過身,發現說出這番話的是身在嘉世隊伍的其中一人,他不認得他,也沒見過,不過站在他身旁的女孩子他倒知道,是蘇沐橙,操控的角色為槍砲師的沐雨橙風,出道就跟葉秋作為搭擋,並且榮獲第四屆榮耀職業聯賽的最佳搭擋。

  「你是⋯⋯?」

  周澤楷很少去主動搭話,但不知怎麼地,說他鬼使神差好了,他竟主動走到那人的眼前。

  「呵。」那人沒回,而是從口袋掏出一包香菸,抽出一根叼在嘴上。

  周澤楷見狀,表情沒變,心裡卻在想這裡應該是禁煙吧。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蘇沐橙手拍了拍葉修的肩,「葉秋,這裡禁煙的。」

  「沒抽的。」名叫葉秋的男人揮揮手,他當然知道這裡禁煙,這根菸純粹只是想叼著,聊勝於無的解個饞。「你還不去外頭嗎?」

  他這句話是說給兩人聽的,一場比賽的結束,兩邊台上比賽的選手都會先下台集合,然後再全隊上台進行正式的結束,當然這也包括了給予那些記者問東問西的時間。

  「在這等我唄。」蘇沐橙說完,一頭漂亮的棕色秀髮即在空中甩了一圈,轉身走到台上。

  周澤楷沒跟上,眼神還在葉修身上打量。

  ⋯⋯這人就是葉秋?

  他瞳眸閃爍著驚訝,他曾私底下想過從未在公開場合正式露面的葉秋會長得怎樣,現下看來,不是說有落差,而是覺得比想像中長得還好很多,不、應該是更多。

  「呵呵,小周是第一次看到哥我吧。」葉修笑道,咧開的嘴角看不出方才嘉世一拜的落寞。

  或許是隱藏得太好的關係了吧,周澤楷細細地觀察,葉修這人臉很白,白得有點不健康,令人看了感到有些虛胖。

  葉修身高不矮,略比周澤楷矮上兩公分而已,但因為身材纖細似乎過瘦的關係,周澤楷覺得他兩手一張脖子,應該輕易就能將這人圈在自己懷裡。

  「小、周?」聽到親密的稱呼,周澤楷明顯一愣。

  「不喜歡?」

  「不、沒。」他不是不喜歡,只是有些驚訝,他搖搖頭,利用肢體補足言語上的貧脊。

  「呵呵。」葉修沒說下去,自顧地呵呵笑了句,便沒有再說下去。

 

  「誒,小周呢,怎麼不在?」

  「小周~周澤楷~」

 

  不遠處傳來自家隊友的叫喚,周澤楷都聽到了,自然葉修也聽得一清二楚,他看了看周澤楷,說:「不去嗎?初次上場就奪得勝利呢。」他說得很淡然,沒有任何一點諷刺意味的存在。

  「不、屙⋯⋯」周澤楷立馬說了聲不,但隨後想想又不對,自己是輪迴的選手,理當要跟自家隊友上台謝幕才是。「前、前輩不上去?」

  葉修聽言,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有看過葉秋這人站在台上過嗎?」

  「⋯⋯」周澤楷搖搖頭,混亂的結果就是完全忘了葉秋這人是打從第一賽季開始就從來不公開露面的。

  「呵呵,小周啊,你真可愛。」榮耀打到現在,後輩雖多,不過鮮少有人用那麼恭敬的語氣稱自己前輩來著。

  可、可愛。

  周澤楷眨著眼,不太能理解葉修口中可愛的意思。

  若硬要說,他還覺得因笑意使得臉上竄上一抹紅暈的葉修還比較可愛。

  「真的不上去嗎?輪迴的那些傢伙找你找的勤呢。」注意到輪迴的選手在選手區那又叫又找的,葉修看了覺得好笑,也難怪他們想不到周澤楷竟會跑到嘉世這邊來,畢竟周澤楷這場比賽才剛出道,應該是不太認識嘉世這邊的選手才對。

  周澤楷同樣注意到隊友那邊著急尋找他的狀況。

  「那、那⋯⋯。」知道不能再待下去的他,離去前,拉住葉秋嘉世外套的一角。「前輩。」

  「嗯?怎?」

  「⋯⋯」

  想問前輩剛剛說的那句神槍手是不是帶有別種含義。

  他想問,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周澤楷語塞地抿了抿唇,他長相本就好看,濃密的眉、高挺鼻子以及性感的薄唇,一張極為完美臉蛋說他是模特兒都不覺意外。

  所以當葉修看到周澤楷下意識地用舌尖舔了唇瓣時,他就被這張相當好看的臉給震個正著。

  怎麼?剛剛看還不覺怎樣,現在看到才覺得輪迴現在是要推出完美男人的牌好吸引更多女性粉絲嗎?

  「去吧,再不去輪迴這幕就永遠別謝了。」葉修搖搖頭,收回方才差點被奪走的魂,他拍拍周澤楷的肩,要他過去他隊友。

  好歹是輪迴主場,全體上台謝幕是必要的。

  「有機會、見面嗎。」問不出口的話只有留到下次的份,想到自己手邊還沒有葉修相關的通訊軟體,跨出的腳步一煞,又停了下來。

  「職業群有我,再拉出來就好。」

  「嗯。」

  說完,周澤楷才安心地轉過身子,背對葉修離開。

  這是他們的初次相遇,平常的看不出點有關戀愛情緒的端倪。

  但,如果回頭想想,周澤楷可以肯定,就是那時的因讓他對葉修這人種下的情根,無法自拔。


  TBC



评论
热度(55)

© 檸檬砂糖 | Powered by LOFTER